Sound Horizon 「國王」Revo訪談
傳達「世界」的樂趣——可參與的故事與頂尖的流行樂


既是如遊戲一般的幻想世界,又是只聽一次無法掌握的難解物語。
既是獲得公信榜第一位的流行音樂,又是極其前衛偏門的樂曲。
可以說Sound Horizon的表現融合了這一切。
在當今音樂界看成異端的特殊樂曲,其構思究竟源於何處?
Sound Horizon的國王兼唯一成員Revo為我們解答了這一切。

------------------------------------------------------------------

反覆聽才會浮現的隱藏故事的可能性

※——一開始為什麼會想到在Sound Horizon的音樂裡加入故事呢?

Revo: 大概是因為我喜歡音樂所以做音樂,而除了音樂也喜歡故事的緣故吧。反過來說,哪兒有人不喜歡故事呢?任何事物都包含有故事不是嗎。比如電影,比如漫畫,還 有小說也是,這些裡面都有故事吧。音樂也是,都輪不到我來說,以前就有歌劇和音樂劇了,甚至流行音樂的歌詞裡都有故事吧。只不過,流行音樂領域裡很明顯只 是將歌手的心情原封不動地當做故事,甚至有些做過頭了。例如戀愛的歌曲非常多,其中大部分都是採用直接歌唱某人真實心情的形式。

※——且不論是否真實心情,大多都是描述歌手心情和體驗的歌詞呢。

Revo: 幾乎都像是私小說一樣的東西吧。再比如說海外音樂,聽聽以前的硬搖滾,幾乎都是“把你逼上絕路揍扁打飛”之類不正經的歌詞(笑)。當然這些歌具有音樂特有 的能量和爆發力,我覺得也很不錯。但是其實音樂還可以表現更多故事的。比如漫畫,就是在怎樣用畫面來表現故事上激烈競爭才發展成了那樣豐富的文化吧。這個 其實音樂只要努力也可以做到的,只是一直以來普遍認為沒有用音樂來做的必要。不過我是很貪心的,所以也想用音樂來表達。反之,如果世界上全都是有故事性的 音樂,可能我就去做相反的東西了吧。

※——可是Sound Horizon的故事內容相當複雜,是故意做得那麼複雜的嗎?

Revo: 是刻意把情節編得難以理解的。我可沒打算做什麼讓人一下就能懂的音樂。我覺得人好不容易買個CD,能夠擁有它了,那麼就要讓他們翻來覆去地聽到磨壞了盤, 每次聽都有新發現這樣比較好吧。可以反復聽是音樂的一大優勢,對於這點我有很強烈的認識。音樂也有容易做和不容易做的類型,因此我對如何用音樂擅長的表現 手法來彌補其棘手的部分煞費苦心。繼續拿漫畫做例子,喜歡的人暫且不提,我想一般是不會看很多遍的。但是以音樂來說,要讓人反復聽是很容易的。即使不深入 思考,單純只是聽著也會令人心情愉快。就說翻來覆去的聽不會是一種痛苦。

※——所以您的做法就是讓人在反復聽的過程中有各種各樣的發現吧。

Revo:只不過,雖說要讓人反復去聽來理解故事,但是如果曲子很無趣,人也就一句“算了不想聽了。也不知道在說什麼”就完了。因此同時我也非常注重如何讓曲調通俗流行化。

※——的確,Sound Horizon無論多麼複雜,曲子依然是足以登上公信榜第一位的流行音樂呢。

Revo:是呢。我自認為完全是在流行音樂的領域創作。倒不至於說不流行就不是音樂,但以我的方法論來做的話不流行就沒有意義了吧。

※——Sound Horizon的CD裡,經常有隱藏資料的音源和歌詞,歌詞本上還會有暗號。這也是讓人在反復聽和看的過程中有意外發現的奧妙之一吧?

Revo:是呢。還有就是,要盡我的一切努力,讓作品更加豐富。買張CD就會有各種附屬物品,,使用這些能做多少有趣的事啊,如果捨棄這種可能性就太可惜了。因為我認為如果對既存的東西毫無質疑地全盤接受,那就只能止步不前了。

※——『Roman』的歌詞本上還到處開了洞,這也是“不走尋常路”的點子之一嗎?

Revo:是呢。難得附帶個歌詞本,我希望那也是一個用心的作品,也希望它能成為藝術。登載歌詞是可以精確控制將多少情報以何種形式來表達的,要是因為惰性就隨便印刷一下我覺得還不如不印呢。

※——原來如此。話說回來,最早自主製作發行的『Chronicle』的CD裡也有隱藏資料,從當時起您就考慮到了使用作品可以有多少獨特表現的可能性丅吧。

Revo:雖然不如現在這樣成型,不過應該是隱隱約約有所感覺的吧。

問題在於聽眾如何去聽

※——可以說解釋故事和尋找隱藏的謎題本身是Sound Horizon作品的樂趣之一,這就是說像拼圖一樣,希望人們能夠找的正確答案嗎?

Revo: 不,當然或許明白了會很開心,但有些部分是正因為不明白才覺得有意思的。比如說如果喜歡尋找正確答案的故事,或許類似尋找犯人這種故事就最好了。但即使找 到了犯人感覺好像理解了案件,那也不是對這個世界本身的理解吧。如果連“為什麼會誕生出這個犯人”這種背景也去考慮,事情就沒那麼簡單能了結了。

※——也就是說理解這是怎樣一個故事,和思考其意義是兩回事對吧。某種意義上來說,不是找到正確答案,而是去思考才是最重要的。那麼歌迷們在網上互相提出“我覺得這故事說的是這回事,是這個意思”這樣的意見進行交流,對Revo先生來說也理想的欣賞方式吧?

Revo: 是呢。製作的時候我會有“這樣做的話,他們就會各種猜想這是怎麼回事,應該很有趣吧”這種想法。而且,他們還會提出連我也沒想到的解釋。有時候我還會想著 “這樣做的話他們一定會有這樣的誤會”,然後故意用誤導人的做法,結果他們卻出乎預料地提出了連我也沒發覺的想法。我覺得這樣也很有夢想,非常不錯。

※——也會有比如說“這首曲子的登場人物和其他專輯的登場人物可能是同一個人”這種,試圖找出各專輯聯繫的意外解釋呢。對於這些解釋您會有“原來如此”這種感覺嗎?

Revo: 有過這種感覺呢。雖然也有些是牽強附會的(笑)。說到底,故事與故事之間有聯繫還是沒聯繫都無所謂,這是我的基本立場。這個不是問題所在。反過來說,“有 聯繫還是沒聯繫”是聽眾的問題。聽的人不想將其聯繫起來那不聯繫也沒關係,想聯繫的話“那你說怎麼聯繫?”就是這樣。如果想更深入地享受劇情,那麼這樣思 考也沒問題。可是“聽個音樂需要這麼麻煩嗎?”這種感覺我也是有的,因此我自認為做的是不用考慮太多也足夠能享受的音樂。

※——“可以作為流行音樂來聽”就是這個意思吧。

Revo:是呢。只是,如果單純接受擺在你面前的曲子那未免太無聊,我還是希望大家可以更深入作品,自己去發掘樂趣。

※——演唱會時觀眾們會按指定的方式揮動螢光棒,還齊唱國歌來參與表演吧。這也是為了讓大家不光是看,而是更積極地享受樂趣嗎?

Revo: 既然來了就要讓大家真正有“自己參與其中”的感覺。即使觀眾什麼也不做只是聽,演唱會也能夠成立,但與其“被動去聽”,不如以自己的意志“主動去聽”比較 好吧。所以不要想著“被要求做什麼”,“主動參與”的意識越強,就越是樂在其中。曲子裡都有嚴密的故事,因此想要徹底當個看故事的旁觀者也是可以的。但 是,這樣的話我便希望他們意識到自己“只是個旁觀者”這個角色,否則就作為這個世界裡的一員來唱更有趣。

※——和歌劇、音樂劇的區別就在於此吧。無論是CD還是演唱會,都不僅僅是被動的的聽,而是可以積極參與其中。

Revo: 是呢。特別是聽眾等於故事登場人物這種超視角的演出,在演唱會上就比較容易實現呢。基本上故事是無視觀眾自行發展的,但你要是一走神,說不定劇中人物就會 沖你來一句:“那邊那位,你跟得上嗎!?我可看著你呢!”這種事只有在登場人物與觀眾處於同一個空間才能做到。CD的話每次播放都是同樣的內容,即使我單 方面說些什麼,聽眾也無法對此給予回應。這一點是CD這種媒體的特徵也是界限。反之,現場的強項就是可以做這種事。

※——和在製作CD時將CD這種媒體的可能性最大限度地發揮出來一樣,也要將演唱會這種形式的可能性最大限度地發揮出來吧。可是卻幾乎沒有別人會將音樂作為可參與的娛樂來製作呢。

Revo:我很清楚自己做的事情是有比較奇怪的部分。但我並不是為了標新立異而去做的。只是因為覺得這樣做很有趣,所以想傳達給大家知道。“這麼有趣的東西你竟然不知道?多可惜啊。你看,是很有趣吧?”大概是這種心情吧。

目標是創作可與其他體裁故事抗衡的音樂

※——最新專輯的先行單曲碟『イドへ至る森へ至るイド』發行時在公信榜日榜上名列第一,周榜也是第二名,獲得了世人的矚目。可是專輯的第一曲竟然有10分鐘以上,而且速度如此之快,展開就像過山車一樣,感覺很有挑戰性,實在驚人。您是刻意這麼做的嗎?

Revo: 只要是我想要讓人大吃一驚的部分,當然是完全帶著曲不驚人死不休的想法來做的。演奏的部分也是故意編得極端困難。我就是用這種方式試圖表現出音樂的樂趣以 及多樣性。雖然口口聲聲故事故事的,我可沒打算只重視故事,而做些半吊子的音樂。說到底,問題在於如何將簡單上口的旋律和複雜的旋律巧妙聯繫在一起。雖然 我不想讓人因為太複雜繁瑣而退避三舍,但也別以為旋律上口就小瞧了它哦。

※——原來如此。像您剛才說的一樣,純粹作為流行樂來聽的人,以及深入進去對背景也感興趣的人並存就好了對吧。今後也打算繼續增加這兩種聽眾嗎?

Revo: 要說兩種也就算是兩種吧,不過之前一直都是自然而然地過來的,今後大概也是在其延長線上繼續發展吧。我還有許多想做還沒做的東西,只是在製作方法上我感覺 應該還能再上一個層次吧。讓「物語音樂」這種形式,能夠和和其他體裁的故事相抗衡,我覺得應該能提高到這個層次。現在自己還有很多做不到的事,但是將來應 該能做到,我希望能走到那一步去。

※——演唱會又怎麼樣呢?有沒有關於將來發展的設想?

Revo:以理想論來說類似“要是能這樣一定很有趣”的想法是有的。雖然現在還無法實現。

※——您已經存了不少關於今後打算的點子吧?

Revo:是呢。模模糊糊有些想法的大概有幾部作品吧。這些點子還一直在醞釀著呢。旋律我也是靈光一閃就趕緊記錄下來,判斷“是不錯的旋律,不過還不到用的時候”的,都還一直存著呢。

※——之前您描繪的大多是類似劍與魔法的世界的幻想物語,這有什麼意義嗎?

Revo:首先我自己喜歡幻想風格,其次我覺得聽眾也是需要夢想的。我絕不是不喜歡現代劇,不過追求這些的創作者另有人在,並不需要我去追求。我所追求的是為聽眾展現名為幻想的現實。

※——可是雖然是幻想,卻並不是完全原創的架空世界,而是多以法國、希臘,最新作是德國這樣歷史上的國家為舞臺呢。

Revo: 這個原因第一是我自己喜歡歷史。完全原創的設定以後我也是想做的,但是這個門檻相當的高呢。這是因為,在講故事之前,必須先告訴聽眾這個世界是以怎樣的法 則運作的,有著怎樣的文化。這個是音樂不太擅長的部分。要是能附個設定資料集什麼的就簡單了,但我並不贊成這種做法。我還是想好好用音樂來說明。現在也在 有意識地進行簡化,但即使如此用歌曲來說明設定還是很困難的。比如說漫畫的話,有人登場的時候可以讓別人說一句“你就是○○嗎!”這樣略帶說明的感覺說出 名字,但是如果用歌曲來表現的話就不得不連續使用比這更做作的手法。而且音樂的話,即使想插入說明事物的歌詞,旋律和節奏也必須配合著進行調節,樂曲的展 開就會變得越來越拖遝,而不再有流行音樂的感覺。

※——同樣用音樂來講故事,也有好講和不好講的故事之分啊。

Revo: 還有就是描述平淡的日常生活,我認為音樂也不是太擅長。反之它擅長的是將關鍵的場面誇張地推向高潮。所謂音樂,在各種藝術當中大概算是擁有某種近似洗腦的 特質的,或者說能夠瞬間影響人的心情,這方面是它的強項。所以整體上來說戲劇化地發展,到關鍵的場面就插入令人印象深刻的旋律掀起高潮,這種做起來很簡 單。話雖如此,如果全是誇張的旋律連續播放,以漫畫來說就像全是跨頁的大圖連讀一樣。所以要配合劇情發展淡淡地串聯起細節的歌詞,到高潮再重複幾次副歌, 還要考慮在什麼時機插入等等,這就是我的創作方法。當然,以這種方法論來創作的話,自然會變得跟既存的A旋律-B旋律-副歌-A旋律-B旋律-副歌-吉他 solo這樣的音樂截然不同了。

※——原來如此。以音樂創作方法來說這種方法非常罕見吧。

Revo:不過漫畫什麼的不也是這樣嗎?為了渲染劇情使用緻密的分格。以分鏡等演出論來說應該提電影,不過我很喜歡漫畫,所以用漫畫打比喻比較方便(笑)。
通向「世界」的宏大物語。

※——Revo先生或許是對音樂本身感受到了故事性吧。

Revo:對對。音樂的確是有 故事性呢。很戲劇化吧。因為是時間軸的藝術,比方說奏鳴曲式如何展開是有方法論的。這是一個形式美的世界,或者說有些部分是不能跳脫的。但是反之也可以利 用這些無法跳脫的框架。例如搖滾樂有搖滾樂固有的形式,光用這個表現的幅度就太狹窄。但有些場面用搖滾樂是最能發揮效果的。那麼就光在這個場面使用搖滾 樂,別的場面再用別的形式演出就好了。

※——原來如此。Revo先生不但是音樂家,而且是“使用音樂的故事作家”呢。就像漫畫家用畫面來表現故事一樣,對於如何使用音樂來表現故事,您也有一套自己的方法。

Revo:一開始是試行錯誤,不過都走到這一步了自然不再是胡編亂造,而是有了自己的方法論。

※——您就是使用這種方法論,來描繪幻想和歷史的物語吧。

Revo: 嗯我是因為喜歡歷史才碰巧使用了歷史,如果我喜歡數學,說不定就會用音樂來傳達數學的樂趣了吧。還有,加入歷史和文化其實還有個簡單的原因。那就是對後來 人要傳遞些什麼的問題。當然我也想傳達資訊給我的同輩以及長輩,不過也會有即將開始學習歷史的聽眾吧?最近經常聽說“因為聽了『聖丅戰之伊比利亞』而對複 興國土那段歷史掌握得很熟練”這種意見。並不是為了考試分數,而是希望大家能體會到歷史的樂趣,對世界產生興趣就最好不過了。

※——不光是因為故事而對歷史產生興趣,說不定也會有因豐富多彩的樂曲而對音樂產生興趣的人呢。

Revo: 大概也有吧。我使用了各種音樂風格,也儘量邀請能夠做出精彩表演的演奏家來。也就是說不光是國家的歷史,各種事物中都包含有文化的歷史。音樂在發展到現今 如此成熟的階段之前也有歷史。Sound Horizon的歌曲雖然是故事,但其實並不是把故事理解了就算完了。Sound Horizon只不過是宏大的「世界」這個故事中的一頁罷了。我只是覺得“搖滾不錯”“歷史不錯”,這樣將自己的喜好全部融合到其中。因此,沒興趣的人盡 管忽略就好了,如果有人為此吸引,那麼就希望他們能繼續去發掘其背後的奧秘吧。

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